立即注册 登录
山东省社会科学数据中心 返回首页

父权缺失与五四文学的发生

成果信息

作者:

李宗刚

发表日期:

2014-06-01

成果类型:

文章

所属学科:

文学

获奖等级:

省级

奖项名称:

山东省第三十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

获奖时间:

2016-09-01

成果简介:

  五四文学的发生,离不开五四文学的创建主体,而五四文学的创建主体,又是在历史中发展的主体,其人生遭际对其文化心理的建构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由此出发,我们对五四文学创建主体的人生遭际进行考察时便会发现,他们在童年或少年时代,大都有丧父的经历。像李大钊还没有出生就已经没有了父亲;陈独秀幼年丧父;鲁迅、周作人早年丧父;胡适、郁达夫幼年丧父;茅盾童年丧父。五四文学的创建主体如此,五四文学的接受主体和传承主体,同样有着类似的丧父经历。父亲的死亡,意味着由父亲所承载的社会权力出现了缺失,这直接导致了家庭内部权力的松动。“子”因此被推到了社会舞台的中央,不得不独自面对社会的生存压力、自主地规划未来人生,这便为其逸出父亲在场时所规范好的人生疆域,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。当然,这种创造新历史的可能性,转化为历史的现实,还需要有一定的外在条件。在社会处于剧变的特殊时期,也就是所谓的“乱世”,便为“英雄”的横空出世提供了可能。那些失却了父亲庇护的“无父的一代”,在既有的社会秩序中大都处于被挤兑的边缘化状态,在家庭羁绊相对弱化的情形下,他们拥有了走出既有秩序、重构社会新秩序的机缘。

  在晚清社会文化处于转型的特定时期,如果父权处于在场位置的话,“子”在文化上的激进主义可能会受到较大程度的抑制;但父权的缺失,便为其文化上的激进主义扫清了一些障碍。这批自幼便“没有父亲的孩子”,不仅成长为中国传统文化和文学的颠覆者,而且还成为五四新文化和新文学的建构者。其一,父权的缺失,使嗣后成长为五四文学创建主体的一代新人,失却了物质上的支持,这既颠覆了原有文化传承所必需的物质条件,又改写了其父为其规划好的科举之路,在顺应晚清新式教育的诉求中,最终使他们从既有的社会晋升方式中挣脱出来,完成了对五四新文化和新文学的创造。其二,父权的缺失,使得五四文学创建主体找寻到了业已被神化的精神偶像;而由父亲死亡而来的边缘化社会位置,则又激发了他们改造社会的使命感,从而使他们认同了具有社会改造功能的现代文学。其三,父权的缺失,使母亲的作用获得了进一步凸显,这使得五四文学的创建主体在其早期的精神世界中,母爱成为他们精神和情感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其四,父权的缺失,使“子”对生命与死亡等命题有了真切体验和思考,这既使他们在耳濡目染中形成了精神性创伤,还使他们的情感得到了淬炼,对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有了更多的叩问。

  理论创新:

  其一,对五四文学发生的内在机制,从父权的角度进行了较为深入的阐释;

  其二,对五四文学发生和父权缺失之间的内在关联,进行了深入的阐释。

  这一研究成果,对五四文学发生的现象进行了命名,填补了五四文学发生学研究的空白。

成果附件:

父权缺失与五四文学的发生.pdf

Archiver | 小黑屋 | 纠错 | 设为首页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Copyright 2017 山东省社会科学数据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(备案号 鲁ICP备10000421号-3)

返回顶部